從業30多年的如皋老醫生阮德章,近日向現代快報發來了一封“投訴信”。在信中,阮德章稱,出生於中醫世家的他,為了開一間外科診所奔波近兩年,卻依然沒有任何結果。
  最初,老阮被如皋市衛生局告知,目前在當地只能開特色診所,他需要補上能證明其特色的材料。而在為此奔波一年多後,老阮收到的是該局“不許可”的決定書,理由卻是其不符合開診所的基礎條件。為了圓自己的“診所夢”,老阮甚至在今年年初與如皋市衛生局對簿公堂。
  老阮堅持要圓夢,當地衛生部門也依然堅持不批,理由是老阮拿不出足夠的資格證明,他們要為患者負責。
  現代快報記者 嚴君臣 胡涓
  兩年奔波夢難圓
  出身中醫世家,祖父曾是當地一代名醫
  11月6日上午,現代快報記者在與如皋市人民醫院僅隔一條馬路的一棟老房子內,見到了阮德章。他是地道的如皋人,在1978年曾前往南通醫學院求學,並於1983年畢業。之後,他曾作為內科、傳染科醫生,輾轉多家醫院坐堂問診,也有過在如皋一所衛校執教的經歷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老阮見了不少奇特病例,也攢下了彌足珍貴的行醫經驗。
  在交談時,已60歲的阮德章每每提及自己祖父和父親,聲音中總是帶著些驕傲——老阮的祖父叫阮子宗,在百年前,是如皋坊間出了名的“妙手醫師”。
  “當初縣裡修衛生志,修編的人曾找到我,要我提供一些關於祖父的材料。”阮德章稱,祖父阮子宗於民國初期去世,那時阮德章尚未出生。然而,阮德章卻總能從別人帶著崇敬的話語中,依稀看到祖父治病救人的身影,“當地老百姓為了感謝祖父的救命之恩,甚至還想為他起廟築像,後被祖父委婉地回絕了。”
  後來,老阮的父親阮有林子承父業,在中醫外科方面頗有造詣。在老阮的記憶里,印象最深刻的,就是家裡散不去的藥香,和父親沉穩嚴肅的神情。“那時醫學科技還不發達,每天天還沒亮,我家的場院里就響起了嘰嘰喳喳的人聲,都是慕名前來看病的鄉親。”
  老阮說,其實按現在的醫療水平,當時來求診的老百姓所患的,並不算什麼大病,無非就是些膿腫之類。但若不及時開刀,患者很有可能就為此送命。而阮有林憑藉自己精湛的醫術,曾治愈過不少人。作為阮家的“傳人”,阮德章不滿十歲時,就開始跟在父親身後,按照他的指點,現場見習和看診了。
  “父親和祖父一樣,靠自己的醫術將聲名傳到了四方。”老阮說,自己從父親手中接過了一整套的中醫處方。之後,他前往靖江讀中學,而從那時起,他的醫術就開始小有名氣。往往還在他上課時,會有當地百姓推著糧米,前來學校請他看病。
  “當醫生,當一名外科醫生,我從小就沒想過自己會走上其他路。”1983年,阮德章從南通醫學院醫學專業本科畢業,曾先後在如皋江安醫院、如皋衛校、如皋人民醫院任職,先後從事過內科、傳染科工作。但受到祖輩影響,在他的心底,最大的夢想還是成為一名外科醫生。
  為此,他付出了不少努力。在四十多歲時,老阮被調到如皋塵潔醫院做起了一名外科醫生。這次,他終於如願以償。
  老阮的夢想:擁有一間自己的外科診所
  已經實現了自己兒時夙願的老阮,並沒有就此打住,而是給自己定下了一個新的目標——開一間外科診所。“多年來,我在看診過程中研究出了一些用中醫治療外科疑難雜症的有效方法,也在與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軍醫大學合作研發藥物,希望能對骨關節炎的治療技術有所突破。”為此,老阮在前兩年還成立了間醫葯研究所,並想自己開間診所,有針對性地接觸到更多的病例。
  對普通老百姓來說,或許對開診所這事兒有些距離感。但這些年來,從醫院中抽身出來“自立門戶”的專家,其實並不在少數,有些名聲在外的醫生,其名字都已經成了一個“金字招牌”。
  老阮本來認為憑自己的資歷,開個診所並不算什麼難事。讓他沒想到的是,這一拖,就是近兩年。
  申報時被告知,目前如皋只能開“特色診所”
  “一開始是去如皋市衛生局對外接待的工作窗口咨詢,他們說現在已經不能開普通診所了,要開,就只能開特色診所。”特色診所是什麼?這個新名詞,讓老阮一下子蒙了。之後,該窗口工作人員向其解釋道,按照《如皋市醫療機構設置規劃(2011-2015年)》(下稱《規劃》)中的“診所及醫務室設置”這一條目,目前如皋市不重覆增設普通診所,而是對現有的個體診所加強管理和完善;並鼓勵發展填補市內空白的特色專科診所。
  老阮說,按照如皋市衛生局工作人員的說法,特色診所指的是如皋現在較少的診所類別,如美容、骨科等。之後,老阮根據要求,提交了開設特色診所的申請,得到的答覆是,要求他補充一些材料。根據老阮提供的《申請材料補正通知書》,現代快報記者看到,一年前,老阮申請設立的是“德章特色診所”,當時,衛生局曾書面回覆,要求其補正關於他“有關機構鑒定或認定的,能夠治療骨關節炎、脈管炎、淋巴管漏、面肌痙攣、腰椎間盤突出、頸椎病等疑難病技能的證明材料”。
  “他們說要提供有關機構的證明,我問他們是什麼樣的證明?什麼樣的機構?哪一級的機構?國家有無相關規定?有無法律依據?他們竟然一項也回答不出。”老阮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他認為,如皋市衛生局對“特色專科診所”這一醫療機構類別的界定,顯然是十分模糊的,且缺少有效的法律條例支撐。
  白忙活了一年,老阮無奈再度申報普通診所
  自那以後,老阮曾就申報特色診所一事,多次前去衛生局咨詢,但依舊卡死在“缺少證明材料”這一關口上。今年年初,老阮只好重新申報外科診所,但如皋市衛生局給出的答覆是由於這類診所為普通診所,不可申報。後來,他以EMS的形式,再次提出申請外科診所。
  老阮說,當年如皋市衛生局收到申請的日期為3月10日,但其直到3月20日才給出了書面答覆,依舊含糊不清。在答覆書中,如皋市衛生局提出,根據《醫療機構管理條例》《醫療機構管理條例實施細則》《江蘇省實施醫療機構管理條例辦法》規定,在城區申請設置診所,需要提供設置醫療機構申請書、設置申請人的工作簡歷、身份證、畢業證、職稱證、醫師資格證書、醫師執業證書等;以及在二級以上醫療機構從事5年以上同一專業的臨床工作的證明,和通過南通市衛生局個體開業考試的合格證書;還包括申辦社會醫療機構可行性分析報告等等。
  在這一答覆書末尾,如皋市衛生局再度以前述《規劃》中“診所及醫務室設置”這一條目為由,告知老阮,要想設置診所,還需提供有關特色專科的證明材料。
  起訴衛生局,得到的結果依然是不許可
  這診所,到底是能開,還是不能開?老阮認為,在收到申請30天后,如皋市衛生局並沒有作出許可或不許可的決定。
  因此,老阮以如皋市衛生局不在法定時限內履行法定職責為由,將如皋市衛生局告上法庭,討一個說法。
  2014年9月19日,如東縣人民法院作出判決,要求如皋市衛生局在判決生效之日起20日內,對阮德章要求開外科診所這一申請,作出是否准予的書面行政許可決定。
  10月24日,如皋市衛生局正式向老阮下發了“不予行政許可決定書”。
  為何老阮的申請未能通過?在決定書中,如皋市衛生局給出的理由如下:1. 未提供在二級醫院從事外科工作5年以上的證明;2. 未提供南通市衛生局個體開業考試合格證;3. 申請報告中所提及的用中藥治療一些疑難性外科疾病的一些研究,超出了外科執業範圍;4. 擬設診所房屋為住宅用房,不符合《江蘇省城鄉規劃條例》第三十條。
  對此結果,老阮憤怒難平。“(如皋市衛生局)給出的前後答覆不一致,也沒有一次性告知我結果,甚至說了些虛假的東西,讓我走彎路去報特色診所,浪費了我近兩年的時間!”老阮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他自己本身持有由如皋市人民醫院開出的“從事外科工作5年以上的證明”,但此前在申報時,如皋市衛生局並未要求其出示這些材料;此外,該局也沒告訴他要考開業考試,導致他錯過了去年和今年的考試時間。
  “之前就一直告訴我缺少的是關於特色診所的證明,給出不許可決定之前,也沒通知我要補齊材料,這是典型的行政不作為!”老阮氣憤地說。
  部門回應
  如皋市衛生局
  老阮診所的“特色”能力無法證明
  據如皋市衛生局工作人員介紹,如皋市的醫療市場存在其特殊性。數年前,如皋市在對醫院實施產權制度改革後,當地的民營醫院、診所數量不斷飆升,如今如皋當地僅存有5家公立醫院。“與公立醫院不同,民營醫院存在逐利性,我們在管理方面會存在許多困難。自改製以來,我們在如皋醫療機構的設置方面一直卡得比較死。”針對此現象,2011年如皋市衛生局制定了一份《如皋市醫療機構設置規劃》,上面關於診所設置有一條明確規定,“不再重覆增設普通個體診所,對現有的個體診所加強管理和完善;鼓勵發展填補市內空白的特色專科診所”。根據該規劃要求,此後如皋市衛生局批准開設的診所數量很少。
  對於阮德章所指出的,如皋市衛生局並未明確告知他“何為‘特色’,由哪一級機構出具證明”等問題,如皋市衛生局法制科科長謝仁龍說:“關於‘特色’的依據確實沒有明文規定,但是申辦人起碼要提供給我們一些材料,比方說可以證明其‘特色’的病例、臨床資料或者論文,哪怕經驗總結也可以,但我們始終沒有收到他的此類相關材料。”
  謝仁龍科長告訴現代快報記者,研發藥物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資金,一種藥物若要面市,需要經過大量的臨床試驗,通過藥監局批准,獲取國藥準字,才可供病人使用。而阮德章儘管與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軍醫大學有著合作研究,也已申報了科技計劃,但是目前尚未有任何成果展示,關於該藥物的療效也未曾出具任何基礎病理資料,因此他的“特色”無從考證。如皋市衛生局表示,老阮其實只正式申報過兩次,且都曾書面告知他需要補正的申請材料。謝仁龍稱:“當初他去我局窗口辦理申請時,我們工作人員都會出具一份指導性材料,上面對於開設診所的各項條件都有細緻的說明,他是不可能不知道的。”
  據如皋市衛生局的說法,阮德章轉為外科,是在塵潔醫院,其並不具備在二級醫院從事外科工作5年以上的經驗,且未取得南通市衛生局個體開業考試合格證。同時,他擬設診所的房屋為住宅用房,也不符合申報診所的相關規定,就算如皋市衛生局批准他開設普通診所,缺少這些硬性條件他也無法開設。
  南通衛生局醫政處
  如皋衛生局沒有錯
  雙方各執一詞,那老阮給出的“從事外科工作5年以上的證明”,是否有效呢?11月7日下午,記者為此咨詢了南通市衛生局醫政處。該處一名工作人員表示,根據老阮提供的證明,他的確在塵潔醫院有過五年外科執業經驗,但該院是在之後才併入如皋市人民醫院,原本為一級醫院。因此,這一證明只能說明,老阮有的是在一級醫院的五年執業經驗,的確並不符合開設診所的“硬性”條件。
  “這些年來,很多地方的醫療資源已經飽和,就以崇川區來說,現在幾乎是‘幾步一個’診所。”該名工作人員表示,每個地區的發展不均,各地應該從自己的實際情況出發進行調整,如皋市出台這一《規劃》,其實無可厚非;鼓勵和發展特色診所,也是為了填補這一塊的市場空白。“診所不像醫院,醫生個人承擔的風險大,現在也不好納進醫保體系,還可能存在一些惡意競爭,導致這類醫療機構難以管理。”這名工作人員說,要是有意開設特色診所,那確實需要提供一些證明,至少是一份可行性分析報告。作為衛生部門,他們會讓專家組來討論這一診所是否有開設的必要和可行性。
  律師看法
  如皋市有權根據當地實情
  制定醫療機構設置規劃
  採訪中阮德章表示,他通過查閱相關資料獲悉,如皋作為縣級市無權單獨制定醫療機構設置規劃,如皋市衛生局制定並由如皋市人民政府發佈的《如皋市醫療機構設置規劃》並不符合衛生部的相關規定,因此如皋市衛生局拒絕其申報普通診所沒有法律依據。
  那麼,果真如阮德章所說,這份規劃是違規的嗎?就此問題,現代快報記者電話咨詢了江蘇諾法律師事務所彭其軍律師。
  彭律師分析稱,由於醫院屬於一個比較特殊的行業,涉及到人們的生老病死,為了有效地管理轄區的醫療機構,當地醫療行政部門是有權限去制定一份醫療機構設置規劃的。根據國務院出台的《醫療機構管理條例》規定,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衛生行政部門應當根據本行政區域內的人口、醫療資源、醫療需求和現有醫療機構的分佈狀況,制定本行政區域醫療機構設置規劃。
  “從目前情況來看,該名醫生的多項資質不符,就算他準備行政覆議,其勝訴可能性也比較低。我個人建議,他應該及時補正相關材料,再一次提出申請,倒是一個上上策。”彭其軍律師說。
  未來
  “診所夢”,老阮還沒放棄
  經歷了近兩年的奔波,老阮開診所的願望,真要實現起來,還是阻力重重。但對此,老阮並沒有放棄。
  “我現在在申請行政覆議,要求如皋市衛生局撤回不許可的決定書。”在採訪過程中,老阮拿出了厚厚一疊的文件材料,有些已經破損,但所有文件都被整齊地疊放好,用夾子固定在文件夾中。
  老阮說,他現在除了申報診所,還想追究如皋市衛生局“行政不作為”——自己費了這麼長時間,卻只拿到這樣一張決定書,老阮認為,自己無法接受。
  (原標題:老阮的診所夢)
創作者介紹

鐵三角

atnpbawjnep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